你的肩头,可挑着一幅担子

时间: 2016-11-03    阅读: 813 次    来源:水玲珑美文
作者: 轻风

  在我经营服装内衣的店里,经常接待一些顾客,这些来去匆匆、形色各异的顾客,有几位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他们仿佛是这座喧嚣城市的窗口,缩写着人性的丑陋与美好。

一对夫妻,俩人都四、五十岁光景。男人西装革履,头发梳得油光,皮鞋插得铮亮。离女人远远的站着。女人一身简单地便装,蓬松的头发用一跟皮筋随意的扎个马尾。样子有些卑弱,惶惶地眼神瞟着男人。她手里选着两件衣服,正在定夺不知该要哪件。是要贵些的,还是便宜的。更主要的是,她不知道哪件衣服穿在身上,会使自己显得漂亮一些。她询问的眼神又一次瞟向男人。男人不耐烦地说:‘’你自己看,穿哪件也一样‘’。女人犹豫着把那件贵衣服放下,拿起便宜的,微笑着把钱递给我。转过头对男人说:‘’我们在给女儿买一件睡衣吧,她身上那件有些旧了‘’。‘’噢,行啊‘’。男人边说边走过来看架子上的睡衣。‘’我看这件挺好‘’。女人拿起一件漂亮的,并且比较贵的粉色珊瑚绒睡衣,微笑着对我和男人说道。她没等男人说什么,便让我打包了这件衣服。
不多日,这个男人又一次光顾了我的服装店。身边带着一个时髦娇媚的女人。一进店,女人一屁股坐在凳子上,嗲声嗲气地:‘’哎哟,累死我了‘’。你把那件衣服拿过来让我看看。她并不是对我,而是对男人说。男人笑容可掬地把衣服递过去。来回反复了好几次,总算在男人不断声的夸赞中,女人选了一款紧身俪俏的上衣。男人忙着掏出钱,一脸谄媚地说‘’看看还需要什么‘’。他脸上的皮肤很松,如此一笑,让我突然想起有人饲养的、一种面皮皱在一起的宠物。他似乎并不在意曾经和妻子光顾过我这里,相反的,他还提醒我,说自己是这里的老顾客。我突然明白了,那天他妻子卑弱的神情,惶惶的眼睛。或许,她早已觉察自己丈夫的不忠。那经过岁月洗礼,节衣缩食、拼搏生活而沧桑的容颜,尽显着她的无助与无奈。为了家的完整。她卑弱到失去自尊,可这个男人却肆意的释放着自己的欲望。
这以后,我又一次见到男人跟他的妻子,他们在我对面的摊子里选购婴幼儿用品。他们的女儿使这对夫妻升级成了外公、外婆。男人忙着挑选,女人微笑着,眼里充满了女人特有的、温柔的母性光辉。
 
 
 
也是一对夫妻,年龄在五、六十岁之间。女人坐着轮椅,男人推着。我们经营服装在二楼,上楼没有电梯。我惊诧他们是怎么上来的?原来,他们逛完一楼,女人想上二楼看看,于是,男人把女人背上来,让她站好。随后又把轮椅扛了上来。看那样子,女人很是依赖男人,一双眼睛不差离的盯着男人。男人说买什么……什么……女人总是笑呵呵地说:‘’好,你看吧!啥也行‘’。那眼神象极一个依恋大人的孩子。不,或者就是一个女人全心靠牢男人的那种坦诚的、无忧的、快乐的目光。我把最好的货以最低的价格卖给了他们。他们成了我的老顾客,继而成了我的朋友。原来,夫妻俩人在同一个单位上班。女人三十九岁时得了脑溢血,经过抢救,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。十几年来,男人精心呵护,不离不弃。现在他们已经儿孙满堂,上有八十岁的老母亲,下有四岁的小孙子。儿子媳妇工作忙,家里全靠他一人照料。我问他,每天去园里接送孙子,在家照顾妻子和老母亲累吗?他说:‘’累能咋地,这个家我不往起扛,不就散了吗?!谁叫咱是男人咧!‘’可他并不一脸的愁容,却是开开心心的样子,嘴里还哼着小调。他是家中的一座山,我由衷地敬佩他。
生命是一个行进的过程,万物运转其间,交接兴替。然而人最高区别于万物成为主宰,在于人本身的智慧和修为的品德。在于能够控制如动物一样泛滥的欲念。人生的路上,我们都是过客,不同的,是我们书写着各自不同的人生。在这叫做人生的路上,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挑起一副担子,这副担子里,一边挑着道德,一边担着责任。
你的肩头,可挑着一副担子,风雨无阻。
0 我要投稿
散文投稿 - 诗歌投稿(微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)[ 投稿指南 ]
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,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,让更多网友认识您!
查看所有评论
猜你喜欢

深度阅读

在线投稿
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