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梦想

时间: 2019-10-17    阅读: 258 次    来源:
作者: 刘培蕊

 在我的记忆里,梦想一直是个很高大却又很具体的词汇。

 

很小的时候,我每天都要搂草剜菜,野孩子一样。母亲每次看见穿着皮鞋的人,就会对我说,好好念书,将来考上大学,就可以穿上皮鞋,不用搂草剜菜了。

 

上学之后,我的老师大多风尘仆仆的样子。只有年轻的音乐老师,每天打扮的花枝招展,穿着红色的小皮鞋,嫩嫩的脸好像我们村西岭上春天开的桃花,粉艳艳的,甚是美丽。音乐老师不但长得美,歌唱得好,最让人羡慕的是,她还会踮起脚尖跳舞。

 

 


当我们痴迷的看着音乐老师跳舞的时候,我的班主任老李,就会撕下一张本子纸,慢慢的卷成一个圆锥,然后从腰上扯下他的烟袋包,捏一撮烟丝,放进纸圆锥里,再熟练的一拧,一支自制烟卷就完成了。之后,他慢慢从口袋里摸出火柴,“刺啦”一声,火苗腾起的瞬间,就已经移到了老李嘴里的烟卷上,最后,一只手晃灭火柴,另一手用两根手指夹起烟卷,一口一口抽烟,很是享受的样子。整套动作似行云流水,甚是熟练。当然,我是被老李呛过多次,为了躲避他的毒烟,时刻观察他,才看到的。

 

而且我确信,这个过程老李绝对不会漏掉音乐老师的任何动作,包括脚尖直立。因为,每次看完表演,他都会在班里说,同学们,你们一定要有梦想,好好学习,看看音乐老师,正牌的大学生,吃着国家粮,还会舞蹈,还有皮鞋穿。不像我们这些民办老师,每天上完课还要回家种地。他说这话的时候,我注意到他把露出半个脚趾的百纳鞋往讲桌后面挪了好几次。

 

我不禁想起父亲,经常赤脚在地里劳作,累了,就拿出烟袋,吸一袋旱烟,然后再继续干活。我的李老师没有上过大学,除了给我们上课,其他和耕地的父亲没有根本的区别,这让我着实吃惊不小。

 

于是,穿皮鞋这个梦想就这样诱惑了我这样的一个乡下丫头很长时间。

 

 


进入初中,我的同位是个“机关人”。据说,他的父母都在政府里工作,是个标准的“吃国家粮的”。和我村里所有的小学同学不同,“机关人”每天穿得干净整洁,还说着一口我听不太懂的“普通话”,最重要的是他竟然用钢笔写字。在我的眼中钢笔可是个好东西,不用刀子削,拧开笔帽就可以用,用完拧上笔帽,也不用担心会断掉笔尖。为了能借用他的钢笔,我经常和他讲我搂草剜菜的故事,他竟然听得津津有味,有时听得高兴了,就给我讲城市里的高楼大厦和霓虹闪烁。慢慢的我开始自己在心里描绘一幅闪光的画面,知道梦想除了皮鞋还可以有很多,比如钢笔,比如高楼大厦,比如霓虹灯。

 

初二家里发生变故,我辍学回家务农。无休止的劳作,让我没有了任何梦想。一年半之后,心软的父母辗转几番,我重新回到校园,品尝过无边黑暗的日子,我更加珍惜这求学的机会。半年之后期末考试,我取得了全班第一的成绩,第二年我又考上了高中,三年之后,我终于吃上了“国家粮”,拿起了钢笔,穿上了皮鞋,虽没有住上高楼大厦,却也看见了闪烁的霓虹灯。只不过我付出的代价是近视了一半的眼睛,父母更弯的腰和头上那更多的白发。

 

后来结婚生子,安心教书,日子就这样在忙碌中流逝,反而没有空去想什么梦想。

 

 


到如今,我教书已经27个年头。儿子上了大学,自己一下子空闲起来,更是失去了目标。没有了任何斗志。直去年秋天,我遇到了李老师,他衣着依旧朴素,但却干净利索,神采飞扬,他刚刚坐动车从北京回来,他骄傲地说,适逢强国盛世,我们真的很幸福,我的梦想就是每年国庆都去看天安门升旗。我哑然。

 

是呀,新中国的建设世人瞩目,改革开放40年,祖国腾飞,祖国在追梦,人人都成了追梦者。而我怎么能颓废呢?

 

思及此我再次拿起了书,读起了诗词歌赋,看起了小说散文,每天学习强国,祖国的强国梦不断地鼓励着我,我又开始拿起笔,开始书写这美好的时代。也因为文字慢慢结交了一群好友,日子开始变得丰盈起来,随着生活的富裕,我觉得连生活中的柴米油盐,似乎也有了不同的滋味。

 

如果现在有人要问,你的梦想是什么?我会说,祖国强盛,人民富足,而于我---一名普通的乡下老师,扎根农村,奉献自己的青春智慧,教好我的学生,多看点书,再挤点时间写字。周末如果有点空闲时间,约一二好友,泡一壶老茶,赏四季之花,读天下文字,如果此时再有一丝风声过耳,那就再好不过了。

 

0 我要投稿
散文投稿 - 诗歌投稿(微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)[ 投稿指南 ]
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,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,让更多网友认识您!
查看所有评论
猜你喜欢

深度阅读

在线投稿
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