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间: 2016-06-08    阅读: 1082 次    来源:
作者:

古往今来,人世间有过无数的门。

比如成就了法国人的巴黎“凯旋门”,鉴证了这个民族的鼎盛与辉煌;比如威海碧波托浮下那方白色的“幸福门”,似乎真的展示出了幸福的真谛;比如东营市政府前建于千禧之年的“新世纪门”,大气磅礴,一马平川,站在门口颇能感到前路光明,一派欣盛。

门,或近或远,都是极普通的事务,随处能见到,随时会遇上。

偶然听到这样一则故事:聪明人为了惩戒富人的吝啬而自告奋勇为富人看门。富人在得到他的保证:“认真看门,绝无闪失”后,放心的外出旅行。聪明人便卸了富人家的门贴身携带。于是穷人们得以进入这无门之户瓜分富人的珍藏。富人回来大怒,要聪明人赔偿,聪明人无辜的说:“我只答应帮你看门,门平安无事我的任务就完成了。”富人哑口无言又无可奈何。这虽是个故事,却侧面反映出:人们对“门”的观念早已约定俗成的超越了它的本意,通常说起“看门”指的绝对不仅仅是保证门这个实体不丢失。

文字化于生活,门的寓意,也是形形色色。

古语中所说的“夜不闭户”中的“户”最接近实体的门,在这里它是一种阻隔工具,用以保护自己的空间防止外来侵略;“门当户对”中的“门”更多是一种身份的象征,是决定男女因缘的重要因素之一;而“一入侯门深似海”中的“门”则影射了一个生存环境,代表着一种生活模式乃至内心信仰。

门,代表着不同,是分界,也是通路。

最近乔迁的朋友向我们重点推荐了她新安的门:那扇价值过万的不锈钢防盗门,全密闭时有隔音功能,加三道机械锁,一道电子锁,还有智能指纹识别系统和自动报警系统。朋友自豪的说:“有了这扇门,无论我在家还是在外,都能高枕无忧,所以多花点钱还是值得的。”我们则开玩笑:“万一这些高科技走火,无论你在门里还是在门外,都只有哭着砸门的份了”。玩笑归玩笑,我却总是对那犹如变形金刚一般的冷硬质感有些望而生畏。门,铿然落锁,固然能守住一份安宁平和,却也挡住了外面世界的阳光雨露。我们从来都不曾如此脆弱,会因为惧怕风雨而不敢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。而且,我们内心最深的期盼,是只靠门就可以守住的么?

不过也有一些门与众不同,比如我住的小区,那些很小的门。

小区占地近183万平米,分为10个区,破土动工时号称要建成亚洲最大的居民小区。我们迁入的比较早,算是这里的第一批居民。这个小区一直有两种门:小门、大门。

最熟悉的小门是下楼沿路向北,穿过草场空地,那个只有一人半宽的空间。勉强叫小门是因为它能开关,实际上这个截断栅栏加工成的空间十分狭小,都不能同时通过两个人。外面就是是纵贯小区东西的大路,人们通过这扇小门或往附近小学、幼儿园接送孩子,或往不远处的医院、商场工作。每每到了清晨或傍晚,车来人往,川流不息。某些车技好的,骑自行车一溜烟穿门出入,情景也煞是潇洒干练。门虽然很窄,但进出一直顺畅。来往的人会自动遵循一个原则:先让穿工装和带小孩的出门,免得耽误上班、上学,其他时候则按长幼先后自动排序进出。得到礼让的人会点头致谢,礼让的人会微笑回应,偶尔交谈两句,或是熟识的人打个招呼,彼此便都扬起真诚的笑意。小区里住的老人居多,他们进出也是慢慢通过这个小门,我们在不忙时会下车挽扶一把,有时也顺道唠两句嗑,没有人会催促,也不会有人着急,。小区人很多,我们都记不住彼此的面容,但每个从小门进出的人都会像旧识的朋友一样自然亲切。我常觉得这些门越小就越有魔力,会让进出的人离得更近,更有人情味。

我曾和妈妈说起这个想法,妈妈说:小门本身就很有人情味,因为在规划这个小区时,为了安全,只留了前后两个大门,其余地方都用钢条栏杆扎好,大门派专人看守,以便防劫防盗。但很多时候,小区的居民外出或进入要绕很远的路,只有两个门不方便,于是便有人截掉一段钢条,从栏杆的空隙进出,小区物业发现后会立即堵焊钢条,但小区居民很快又会在附近别处“开洞”。几个来回下来,小区物业便不再焊钢条堵“窟窿”,而是把“开洞”的地方加工成一个很小的门,晚上10点以后落锁,清晨再打开,于是洞渐渐的少了,小门到一定程度也不再增加。

大门的代表就是那富丽堂皇的小区主门,随着一批批居民的入住,这个门几经翻修,成就了现在的无可挑剔。不过说实话,我一直不太喜欢这个大门,总觉得修建的太过贵气,尤其是年节的晚上它挂满了彩色的小灯泡,感觉好像不再是一个居民小区的大门,而是一个宴请娱乐的标牌。我对大门的态度开始改观是在2010年的夏天,那时雨水特别重,天上成天泼水似得向下倾倒,小区因为地势偏低,也会倒灌积水。一次下班时雨刚停,主干道上积水荡漾,我慢慢骑车沿路回家,老远就看到小区大门前不知从哪里来了一大群人,正用白色麻袋装土,沿小区大门筑起一条小小的堤坝,防止主路的积水倒灌进小区。我到门口时堤坝已经与马路的人行道齐平。人们正来来往往运麻袋加宽它。麻袋外侧的水被麻袋阻止,像江波一样,一浪一浪的向上涌,我停下车子准备从人行道上过去。一边一个装沙的大伯顺手帮我把车子提了上去,他穿着笔挺的西装裤和丝绵T恤,只是裤腿高高卷着,而且全身都被水打湿了,贴在圆鼓鼓的肚皮上。翻过小堤坝,我又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,雨后的空气格外清新,大门还静静伫立着,往来修堤坝的人们依然在忙碌,白色麻袋堤坝外依然积水泛滥。那时,我突然悟到了:“门”是一个形式,从外面看过去,或轩敞气派,或质朴简陋,但都是为了沟通内外,“门”并不重要,因为它的存在是为了路,“门”又很重要,因为它永远连着行路人的心。

“门”就是门,“门”不只是门。

0 我要投稿
散文投稿 - 诗歌投稿(微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)[ 投稿指南 ]
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,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,让更多网友认识您!
查看所有评论
猜你喜欢

深度阅读

在线投稿
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