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杨的歌唱

时间: 2016-05-10    阅读: 59 次    来源:
作者: 王自亮

        每每行走在乡间,见一株白杨,挺了丰茂的身子,正在热烈的歌唱,枝叶里有鸟影闪烁。我心中就一阵温暖和亲切,像是遇到了故友。白杨,这乡村的歌手,究竟要唱出多少情思出来呢。

北中原的乡村,多白杨树。马路村庄庭院,放眼望去,一株株高大的像手掌一样的树木,或是笔直成行、或是拥挤成群、或是傲然独立,充斥天地之间。这就是杨树。白杨身姿修长,枝桠根根向上,树皮白亮光洁,叶片圆润浓密,微风吹来,叶片像一片小铃当,发出噼噼啪啪潮水一样的声响,充满了青春向上的力量和优美的风姿。俨然树中的美男子了。

春天,沉寂了一冬的杨树醒了过来,枝叶上萌出了尖尖的刺,那利刺红红的,又泛些青,像鸡嘴一样,要啄破这冰冷阴暗的天幕。过些时候,尖针慢慢展开来,就成了一片片的叶。叶红红的,铜钱一样大小,光洁鲜亮,是春天最生动鲜嫩的颜色。如同初生的鸡眼。我常常在树下拾些尖针,然后拿了它敲打一些东西,或者和弟弟互相持了对打,作想这是最锐利的武器,或是鸡在啄食。

日子慢慢变长,变暖,也一天天轻薄、慵懒了。终有一日,不经意间,杨花漫天,小村中街角庭院满是的,像堆了棉絮一般。让你惊诧,这高大的男子汉样的树,竟然也有这样多的旖旎的情思了。这时,你看吧,满树的叶子像是挂了一树的铃铛,或是一群展翅的小鸟,辟辟啪啪的,迎风正反翻复,似乎在说着什么,在歌唱着什么,或是倾诉着什么。这朴实的热烈的乡村歌手!那绿伞一样的树下,就是乡人乘凉的乐园,打棋聊天或是铺了席子睡上一觉,像是焦渴中喝了一罐冰镇啤酒,痛过而过瘾。

马路两边的白杨,浓密的枝叶交错,遮出一条清爽的绿阴长廊,偶尔的几星斑点的光晕,在地上跳跃,若灿灿的星子;地面浮动,就如在塘水中了。秋日,白杨树下堆了厚厚的落叶,脚踩上去,嘎吱直响,像踩在积雪上一样。高大的枝桠,疏疏朗朗,叶片虽然还绿着,但已经发黄干枯。不时有了几片,悠悠而下,晃晃悠悠,如船如蝶。秋意如酒,又陡然浓了几分。

冬天的白杨一片光秃,萧萧瑟瑟,在冷风中,旷野中沉寂,像几枚梭钉,牢牢地孤寂地钉住清瘦的小村,像简淡的水墨。枝桠间的几个鸟巢,黑黑的,又像凝重的墨点。于沉寂中显出热烈的内心,是洗尽铅华的真淳。

  文人爱白杨,是爱它华美的风姿,如盖的绿荫,忠诚的品质,但对于乡人来说,却似乎并不怎么受待见。大概是因为它长得快、木质脆,又不能开花结果的缘故吧。

  我曾经在堤上走过,看见堤边的一片片杨树,风翻过树梢,树叶翻复,绿白交错,像涌动的湖水。枝桠交错,却没有旁逸斜出,都是一个劲铆了力气,敛了身子,挺身向上生长,向着太阳,向着林子中那高远的一角的天空。像一群英气勃勃的小伙子。那一刻,我读懂了白杨,这是团结的树,这是热情的树,这是朴实的树,这是向上积极的树呵。

0 我要投稿
散文投稿 - 诗歌投稿(微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)[ 投稿指南 ]
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,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,让更多网友认识您!
查看所有评论
猜你喜欢

深度阅读

在线投稿
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